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  • 6621阅读
  • 62回复

《西晋五十年》——百万字完本专题历史力作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百姓心声
 
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3-09-08
— 本帖被 天龙社区 执行置顶操作(2013-09-15) —
 本书写作目的

  历史是一面镜子。

  这本书描写的是司马家族如何艰难的夺取皇位并统一全国,最后又在很短的时间内国破家亡的一系列历史事件。

  西晋王朝,是在中国将近四百年的士族时代里,唯一统一了当时中国全部地区的国家,在它之前就是大家都很感兴趣的是汉末三国时代,在它之后就是东晋十六国这个大分裂时代、以及分裂的不太厉害的南北朝时代。所以要说士族时代、甚至是整个中国的历史,就不能跳过西晋。

  我一直以为,读完西晋五十多年的历史,得到的教训比经验要多得多,因为西晋的历史,简直就是一堆大错小错的大集合。不读西晋的历史,不会知道原来人会这么蠢;不读西晋的历史,不会了解战争对于社会和人性的摧残会这么深;不读西晋的历史,不会体会出五湖四海皆兄弟、千万民族一家亲;不读西晋的历史,更不会了解到中国历史上承前启后的一个时代——士族时代,对我们今天每一个人的影响有多么深入骨髓,从我们的身体,到我们的心灵。

  前人们写的西晋历史和对西晋历史的评论,本来已经是十分详细和完备的了,可是由于是以当时的写作语言写的,弄到今天,我们这些后人大多数却看不懂或者不愿意看了。进入现代以后,虽然有很多的现代语文版的历史书籍,但专门写西晋王朝历史的却少之又少,而且往往和文言文一样严肃枯燥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我们这些年轻人,以最迎合时代潮流的方法,去写写这些近两千年前发生的事情。

  老酒也要换新瓶,酒香也怕巷子深。

  包装!包装很重要,不是吗?

  但是为了让老祖宗们传下来的东西保留一些历史的本色,我终究是没敢把历史剧写成武侠剧、喜剧或者现代都市生活剧,所以像现在流行的FASHION、COOL、NB之类的网络词汇和新新人类词汇,我忍痛保留性的采用。同时,为了更加了解当时人们的思想、风采、文化,本书里保留了大量西晋时期的文章、奏折,但为了防止阅读枯燥和困难,已经在忠于原文本意的基础上,用最通俗易懂的大白话进行了翻写。

  那个时代的官名、地名、人名也是我们现代人阅读的一大困难,因为时间太长,很多地方的地名发生过太多的变化,为了方面阅读,让大家知道哪里是哪里,当时的官职、地名和不常用字的汉字读音,一律以现在的官职、地名、同音字,加注在原词原字之后的括号内。

  对这些加注,本着方便阅读的目的,我采用了以下的处理原则:1、对古代官名,一般来说,是把当时官名放在前,加注现今最接近的官职名,市县级的长官,因为绝大多数都不好找到现代对应的市、县,就把原名放在前,加注当时市县政府所在地,让大家明白当时的这些市长、县长,大概是管那一块儿地方的;2、对古代地名,一般来说,把当时地方放在前,加注现在地名,但是对洛阳、长安等大家都知道是在哪里的著名城市,第一次提到时会详细说明一下,以后就不再每次都加注解了。

  说来说去,总之一句话,就是尽量还原历史,同时又让大家看得很高兴。

  由于本书写的是西晋王朝,因此很多事件都是站在西晋乃至它的前身曹魏帝国的立场上来写的,又因为写的是历史,里面的内容没有一点儿人为的篡改,所有的内容都是从各种书籍上摘抄下来的,但是古人说的有些话,经过了一定的艺术处理,以接近现代人的语言风格。所以,万一某些内容的翻译存在争议,请一定向我扔板砖,我一定接受,因为我也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才写出来这本书,肯定有错误,肯定不完美,希望大家鞭策我,帮助我一起把这本书做完美。

  本书要在此特别感谢的,是唐太宗李世民先生投资并策划的《晋书》创作小组、北宋中期重要大臣司马光先生策划的《资治通鉴》创作小组、南宋袁枢老先生编著的《通鉴纪事本末》、清朝吴士珍先生编著的《晋书斠注》、卢弼先生编著的《三国志集解》、唐长孺先生的《魏晋南北朝史论从》三部曲、周一良先生的《魏晋南北朝史论集》、《魏晋南北朝史札记》、田余庆先生的《东晋门阀政治》,以及无穷无尽的关于西晋历史的相关论述和评论。

  谨希望能对普及西晋历史有一点小小的帮助。

  顺便希望能从西晋人犯的错误当中,鞭策和警醒我自己。三国之后的历史,同样精彩。
 
分享到
离线百姓心声
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3-09-08
序言A

  如果要了解西晋,必须先知道西晋是怎么来的。

  那么西晋是怎么来的呢?

  驰名中外的中国文化品牌、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《三国演义》,在最后部分写道:“自此三国归于晋帝司马炎,为一统之基矣。此所谓天下大势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者也。”

  原来是从三国来的。

  但我总是认为,西晋的种种,其实在东汉时期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。因为要说西晋,咱们就必须说说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——士族,要说说士族是怎么来的,就必须要先说说宗族以及从宗族发展而来的地方豪强和名门望族。

  宗族可以说是我们地球上、尤其是中国最古老、最坚固的民间基层组织,它以血缘关系结成、以家族名义行事。从遥远的原始社会开始,部落开始慢慢形成,在部落的基础上,形成村落,而在每一个村落里,总会有一户或者几户所谓的大姓,这些大姓在人数众多,所以势力也强大,对村落当然能够更多的产生影响甚至是控制。

  然而,同姓人中也会出现贫富分化,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自然就会成为本姓中有名的人物,最后以血缘关系为纽带拉起同姓人去控制村落,这种人对于本族来说就是族长,对于本村来说就是知名人士,这种直接、间接控制村落的一个或者几个大姓,我们就叫它宗族,族长或者是村长们,就叫做宗族首领。即使在21世纪的现在,我们在很多乡村里仍然可以感受到宗族残留的力量,就是每个村都有大姓,每个大姓都有领头人,而这些领头人即使不当村干部,也会对村子里的大小事务产生影响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伴随着从夏朝一直到秦朝统一这事实上分裂的漫漫两千年里,中国各地的村落中宗族的势力越来越稳固。古代中国是农业社会,所以后来建立各个国家的国王或者皇帝们,都无法忽视他们统治的基础——农村里宗族首领、或者说是地头蛇的力量。

  最后,国王或者皇帝们通过基层官员,渐渐的和宗族首领们,达成他们也许一开始都没有意识的妥协,那就是:各级政府保证宗族首领的利益不受伤害;而宗族首领保证控制着本族本村人,让各级政府正常纳税粮兵。

  宗族首领对于农民们来说,其实具有双重功能。他们在根本上虽然是只顾着自己的利益,但农民们是他和政府谈判的砝码,他既要保证政府的利益,又要保证农民的利益不能过于受损。而且,在兵荒马乱的时候,农民还要在宗族首领的带领下,才能一起逃荒、自守,获得更大的生存机会。农民、宗族首领、政府都是互相利用、但一级受一级压迫的关系。

  宗族首领们、或者说是大姓的族长们,在地方上控制着农民,在经济上控制着粮食,所以和各级政府的合作也越来越深入,越来越多的宗族首领干脆就进入官场、成了当地的官员。

  真正给宗族首领打开顺利做官通天大道的,是汉武帝。

  在汉武帝以后的汉朝,中国官员的来源主要是世袭、诏举和查举三种。

  世袭就不说了,相信大家都明白;诏举就是皇帝直接任命某某当什么官儿。由于我们说的是官员选拔制度,所以诏举显然不属于选举,那么整个汉朝的官员选拔制度就只有查举。

  查举的整个过程,简单来说就是这样:所有的地方官,每年必须向中央推举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优秀青年做候补官员。这种优秀青年在当时的行话叫做孝廉,而推举这种青年的行为,就叫做举孝廉。

  举孝廉的本意,是为了让家乡人评价家乡人,这样应该最靠谱。可是,地方官是由朝廷任命的,绝大多数地方官的管辖地都不是他的老家,他推荐的人,是不是真的德才兼备,到底有什么样的才能,他也不可能完全知道。于是,按照当时规定也好、还是实际上不得不这么做也好,地方官必须去问当地的老百姓,可是老百姓们早已经被当地的宗族首领控制,所以地方官倾听的民意说白了就是当地宗族首领的意思。于是,宗族首领就通过这种形式,一步步控制了汉朝的官员选拔。
 
离线百姓心声
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3-09-08
序言B

  古代的官,其实是分为两种的,就是官和吏。官是大爷,吏就是官自己挑选的各种助手。官都是由朝廷委任的,而吏则是由官委任的,吏如果没有特殊的好运和关系,就会永远都是吏,也不能直接提拔成官。比如说,县里的人事部长(功曹),他即使是做了一辈子,也不能直接提拔为县长,他必须先被县长举了孝廉,才能有机会进入中央,然后成为地方和中央的基层官员。

  因为被举孝廉还是比较难的,所以最初的时候,绝大多数宗族首领还只是停留在纯粹地头蛇的位置,他们世世代代都在当地做吏,虽然县长、市长这些官们经常换人,但县里、市里主管行政、军事、人事、司法的各种吏,却基本都是这个地方的少数几家人。一句话说,就是流水的老爷,铁打的小吏。这种纯粹的地头蛇,学名就叫做地方豪强。

  地方豪强的势力渗透进入中央,直到控制中央,是必然的。他们有地、有人、有钱,大部分甚至还有自己的武装,无论是为了面子,还是为了更大的实惠,他们都希望在更大的空间施展拳脚。因此,越来越多的地方豪强想尽办法让自己的子弟成为孝廉,然后混入中央,成为高官。

  这样,地方豪强就成为了更厉害的家族,他们在地方上有家产,在中央里又有人做官,他们庞大的家产,可以用来资助他们的家族子弟世世代代做官,而世世代代做官,又帮他们弄来更多家产,这种黑白通吃、上下通神的家族,学名就叫名门望族。也可以说,地方豪强是名门望族的初级阶段,名门望族是地方豪强的升级版,从本质上来说,他们是一样的,都是地头蛇。

  在地方豪强和名门望族的控制下,从中央到各个地方,都逐渐形成了公认的大家族,他们像轮流做庄一样轮流做官,而平民就算费尽了千辛万苦学到文化,还是难以平地一声雷进入官场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  可能各位会想:不能通过考试去当官儿吗?

  开玩笑您哪,小老百姓大规模的凭考试去当官的情况,在几百年以后的隋朝才会出现的。

  说白了,什么丞相、将军、刺史、太瘦,都是少数几家儿的专门买卖。

  有了这么一群官儿来支撑,您觉得这样的政府能好得了吗?

  到了东汉末年,国家已经被这些比黑社会还霸道、比吸血鬼还贪婪的职业流氓们折腾的奄奄一息。由于连续不断的天灾人祸(个人认为其实就是人祸),东汉中央政府终于在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、和比农民起义还要激烈的内部斗争中轰然崩塌。之后就是中国最混乱的一段时期之一,东汉末年军阀混战。这个时期,伴随着老百姓过半死亡的同时,中国由南至北,打得一团乱麻,简直都到了有枪就是草头王,有几把菜刀就敢当土匪的程度。

  可是历史规律一再告诫我们,想统一中国,可是不能只靠枪炮和菜刀。当然,你刚混起来的时候可以只靠菜刀,然后为了打胜仗,就要换长枪、军马,到了有好几个城池的时候,光靠会砍人的大老粗还是不行,必须还得靠有管理经验的知识分子。

  当时最受欢迎的知识分子,还得首推那些名门望族的大爷们,因为他们不光有知识,还世世代代都做官,在地方上又有权有势,得到了他们,就等于同时得到了谋略上、政治上、经济上、地盘上的帮手。实际上,像曹操、刘备、孙权等这些知名的英雄们,无一不是大量的招揽名门望族里的知名人士,对知名人士尊敬有加,甚至名门望族得罪了他们也尽量宽容对待。更何况,东汉末年最著名的几个军阀,像人家统一黄河以北的袁绍、过了一回皇帝瘾的袁术、占据湖南湖北的刘表、割据四川的刘焉刘璋父子,本身就是名门望族甚至是皇族出身。

  东汉末年混战结束以后,剩下了三家军阀:曹操、刘备、孙权,而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,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其实并不是他们的,他们只是为名门望族们重新顺利而悠闲的做官扫清了道路,这些浴血奋战的英雄们,最终在实际上,成了他们占领地各色名门望族和地方豪强的盟主和代言人。

  最终,英雄的事业被普通人组成的利益联盟全盘接收,当时实力最强大的曹操集团,反而首先和名门望族们达成了妥协:为了更好的保护名门望族把当官作为一种家族行业,为了更紧密的吸收和团结势力强大的名门望族同胞们,东汉末年最杰出的政治家、军事家、文学家、曹魏帝国的实际建立者曹操的儿子曹丕,在老爹死的当年,出台了九品中正制(又叫九品官人法),正式确立了名门望族们垄断国家官职的特权,名门望族这个阶层也最终正式的被官方以法律形式得以承认,成为士族。

  有了九品中正制保证的士族,逐渐的利用这种政治制度控制了国家的最高权力,最终从后台转到了前台,由皇帝重要助手的角色变成了皇帝。

  而使士族最终转入前台的猛人,就是西晋的实际开国者司马懿。司马懿这个老猛人死了以后,他的儿子司马师、司马昭两个大猛人继续积极架空皇帝,在这期间还顺便灭掉了蜀国。到了他的孙子小猛人司马炎的时候,干脆把已经说话不算数的魏国皇帝一脚踢出去,自己单干做了皇帝。

  这位小猛人司马炎,趁着吴国出现中国历史上最无人性的皇帝之一孙皓,导致吴国士族和东吴皇族决裂的大好机会,一举灭掉了吴国,统一了中国。

  如果您看的是三国演义,恭喜您,这简直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结局啊,中国人民从此走上了统一与和平发展的道路,从此幸福的生活下去。

  然而历史不是演义,除非人类灭亡,历史是没有结局的。

  三国之后,是西晋王朝。

  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、黑暗、疯狂、短命的统一王朝之一。
 
离线百姓心声
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13-09-08
 第一章 司马家族的崛起
 
离线百姓心声

只看该作者 4楼 发表于: 2013-09-08
 第一节 进入历史前台
 
离线百姓心声

只看该作者 5楼 发表于: 2013-09-08
1、遥远的过去


  要说说司马炎的光辉事迹,咱们先得说说司马家族是怎么来的。

  司马家族,是一个根黑苗正,从几辈子起就做剥削农民兄弟的封建官儿老爷的这么一个家族。

  传说中,司马家族的祖先是黄帝的孙子颛顼(专须)的儿子重黎。颛顼让重黎主管民事,重黎因为功劳大大被赐姓祝融。在当时那种原始社会解体、国家仍在萌芽的时代,主管民事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主管火事,比如说保管火种、制作火种。对于咱们的老祖宗来说,这火可是至关重要,所以这种官被称为夏官,也有一种说法,重黎就是传说中的火神祝融。也可以说,司马家族就是火神家族、祝融家族。

  据说,这祝融家族,从被封为夏官的那一刻起,就一直世世代代的担任这个官职,这一干就是一千多年,一直当到商朝灭亡、周朝建立。到了周朝,夏官的名称改为了司马,但权限基本还是保持不变。到了西周末年周宣王的时候,祝融家族的后代程伯休父,仍然一直担任司马这个官职,并且在任内因为战功,被周宣王以官职的名字赐姓,从此,祝融家族就正式成为司马家族。

  秦朝末年,天下大乱,司马家族里出了一个叫司马卬(昂)的风云人物。这个司马卬,本来是秦国末年起义、自称赵王的赵歇手下的一个将军,在进攻黄河北岸秦军的战斗中,立下大功,所以项羽分封诸王时,把现在河南省黄河北岸的地方全给了司马卬,首都就定在黄河北岸的朝歌(河南淇县)。由于朝歌过去是商朝的首都,商朝又被人们称作殷商,所以司马卬就被称作殷王。

  不久,就爆发了大家都熟悉的刘邦和项羽争霸天下的大战,由于项羽是让司马卬实现封王梦想的大恩人,所以司马卬坚定的站在了项羽一边,结果兵败被杀,他的后人们没有改姓、也没有逃难,世世代代就住在了司马卬原来被封的那个地方,一直到东汉时期。

  前面的那些事情,因为年代实在过于遥远,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去证实它的真实性。在古代,很多显贵的家族,都要想办法把更早时期的圣人抬出来当成自己的祖宗,司马家族后来成了第一家族,当然要给自己的出身打上广告,所以,以上内容很可能是虚构的,因为这些内容是写在专门描写司马家族的《晋书》里的,为了保持对古老文化的敬意,我还是给予保留,给大家看看。

  司马家族真正最靠谱的祖先,是司马炎爷爷的爷爷的爷爷,他叫司马均。

  司马均是东汉时代的人,在公元115年的时候,被任命代理征西将军。司马均的本来官职是左冯翔太守(治所陕西高崚)。在东汉时代,长安和洛阳在一个省,都属于司隶校尉(首都军区司令)管理,今天的陕西这一部分,被分为三个郡,一个是京兆,也就是长安本身,一个是左冯翔,一个是右扶风,这两个郡,就相当于我们今天的特别市,专门用来护卫西都长安。

  当时的长安附近地区,已经连续经历了很长时间的羌族起义,由于东汉政府一味打压却不知安抚,包括长安在内的整个大西北,也就一直陷入剿了再反、反了再剿的恶性循环当中。司马钧被任命为代理征西将军的时候,羌族起义已经断断续续的闹了六七十年了。

  司马钧一开始的任务,是率领京兆、左冯翔、右扶风三郡共八千人的地方军,配合护羌校尉庞参率领的中央军,分两路去讨伐附近不肯归附的先零羌部落。庞参的正规军打到勇士(甘肃榆中东),被羌族将领杜季贡打败,而司马钧率领的地方军,却一路凯歌,攻下了杜季贡的老窝丁奚城(宁夏灵武),获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。然而,杜季贡虽然被打败,却并没有被打溃,他带着人马,一直游荡在丁奚城附近。

  司马均为了让杜季贡断粮,趁着秋收的季节,让右扶风仲光带着三千人,去抢收羌族人种的粮食。仲光本来和司马钧是同级,如今司马钧一下子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,就有点儿不服气,他出了城,却不听司马均的命令,而是直接带着人就孤军深入到羌族聚集区里。就是仲光的这一次贪功冒进,让杜季贡结结实实的抓住了机会,把仲光三千人马团团围住。司马均在城里听到这个消息,对仲光不听指挥乱行动非常气愤,硬是见死不救,结果导致仲光战死,自己也被下了大狱,后来在狱中自杀身亡。

  说起来,司马钧也是个能带兵的将领,可惜他的性格太严厉,本来很可能会更光辉的前途,就这样彻底断送。不过幸运的是,司马均虽然死了,但他的家人并没有受到伤害,仍然顽强的生存了下来,并且开枝散叶,比以前更加壮大。司马均有一个儿子叫做司马量。司马量后来生了个儿子叫做司马儁(俊),司马儁生了个儿子叫做司马防。从司马均往下,司马家族一直都是做官的,但都不是特别大,基本保持在今天市局级这个水平。

  和许多东汉时代大多数的名门望族不太一样,司马家族不是标准的儒学大族。如果我们越往后读,就越会发现,继承了东汉时代精髓的曹魏帝国和西晋时代的很多顶级高官,从爷爷辈儿甚至更早的祖先算起,就已经是精通和研究《论语》、《春秋》、《左传》的儒学大师了,并且,他们一直把这些研究世代相传,许多名门望族三代、甚至更多代,都研究着同几本儿、甚至同一本儿儒家经典。这正是司马防生活的那个时代最大的特色之一:文化几乎被儒学所垄断,其它学术非常不被重视,甚至遭到歧视。

  而司马家族显然非常不一样,他们最靠谱的祖先司马防,是个典型的战将,再往后数,也没有一个人因为精通儒家经典而出过名,到了司马防的老爸司马儁,好不容易有些名气了,但他老人家也是更喜欢历史,博学而不专学,当时的人们也没人说他是个正宗的儒家大师,司马儁的儿子司马防也是这样。

  司马防,字建公。他是个相当正直、严肃、古板的人,即使是自己独处一室的时候,也是正正规规、不苟言笑,他尤其喜欢那些古代名臣的故事,不仅把专门描写西汉王朝的《汉书》里的那些名臣们的事迹读了个透,还专门写了几十万字的读后感,用来激励和警醒自己。通过司马防的事迹我们就可以看出来,他精通的是《汉书》,这本书儿更不是儒家经典。无论怎么看,司马家族也不是东汉时代标准的名门望族,家族历史也没多悠久。

  司马儁、司马防父子最爱历史,并且也能凭着这个有些名气,其实正是反映了一个现象:从东汉中期开始,儒学一家独大的局面正在改变。因为人们开始发现,光是靠着几本儿儒家经典,实在是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。比如,对于名门望族们来说,怎么在官场里结党营私、聚敛钱财,对于地方豪强来说,怎么在地方上称霸一方、经营产业,这些儒家经典里都没有。为了开拓眼界,更为了学会怎么认识和适应现实,很多人开始注重多看书、看杂书、尤其是看史书。

  在社会思想都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,社会发生巨大变化是必然的。司马儁、司马防父子爱好史学,并且还要用史学深深地影响他们的后代,就决定了这样的家族,必定在巨大的社会变化面前,适应性更强、生命力更旺。当初在狱中绝望自杀的司马均绝对不会想到,有一天,自己侍奉的东汉王朝,会因为一个董卓的出现而分崩离析;自己的后代,会以这场分崩离析为契机,成为君临天下的第一家族;而自己的牌位,居然会进入皇家寺庙,成为全中国第一家族最正宗的第一祖先。

  司马家族崛起的故事,现在开始。
 
离线百姓心声

只看该作者 6楼 发表于: 2013-09-08
 2、在乱世中崛起A

  东汉末年的大乱,在给许多家族带来毁灭性摧残的同时,也使得许多不那么出名的家族,从战乱之中得到崛起的机会。要说起东汉末年把司马家族发扬光大成为名门望族的人,就必须说一说司马防和司马朗父子俩了。

  司马防年轻的时候在老家当官,后来进了首都洛阳,接连当了洛阳令(首都公安局长)和京兆尹(长安市长)。在司马防当洛阳令的时候,他推荐了一个有志青年当了北部尉(洛阳北区公安分局局长),而这位有志青年,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魏武帝曹操。像当时很多居住在洛阳的京官们一样,司马防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。董卓控制洛阳以后,司马防又担任了类似于文化部长的治书御史,不久,董卓就把汉献帝先强行劫持到长安,然后自己坐镇洛阳,和东部中国的反董卓联盟军继续对抗。

  要说司马防忠于皇帝,那是真没的说。当时很多京官儿按照董卓的命令,要跟着汉献帝一起西迁,司马防毫不畏惧未知的前途,铁了心的要跟着皇帝走到底。但是,忠心归忠心,司马防也不是一根筋,他自己忠心耿耿跟着皇帝进火坑,却不愿意让一家老小跟着董卓和自己陪葬,于是,他秘密的让大儿子司马朗带着一家老小,趁着整个洛阳城的人们都忙着准备搬家、一团混乱的时候,偷偷回到老家温县(河南温县)躲避战乱。

  司马防虽然非常正统,但这并不妨碍他老人家一连生了八个儿子。古代每个有身份地位的人,除了名字以外都有个字。司马防把他的八个儿子们的字,都在后面用了一个“达”字,像大儿子司马朗字伯达,二儿子司马懿字仲达,三儿子司马孚字叔达,所以当时的人就把司马防的八个儿子合称为“八达”,意思就是这几个人孩子个个是前途光明的优秀青年,将来一定会飞黄腾达。

  俗话说长兄为父,司马朗是大儿子,自然就是长兄。不过,相对于其他的几个弟弟来说,他真的太年长了。他在公元171年出生,比老二司马懿还要大九岁,其他弟弟们和他的年龄差得就更远了,真可以说是叔侄辈儿的关系了。

  司马朗从小就表现得非常聪慧,在同龄人中,反应和口才绝对是佼佼者。在他9岁那年,有个人来他们家,说着说着就提到了司马防的字,在古代,字和姓名一样,都属于人的名字,晚辈或者下属直接称呼辈分、地位比自己高的人的名字是很失礼的。估计这个人和司马朗是平辈儿,或者年龄没有司马防大,一听那人提到老爸的字,司马朗就觉得非常不舒服,对那个人说:“怠慢别人父母的人,也不会尊敬自己的父母。”那人一听,觉得特别不好意思,赶紧向司马朗道歉。

  司马朗12岁的时候,经过考试,当上了本地的童子郎。这个童子郎,不是一个官职,而是汉朝专门给通晓儒家学说的小孩儿颁布的称号,就好比现在的十大杰出儿童一样,是全县、全市里在出类拔萃的小孩儿才有资格评选的,由此我们也可以见识到司马朗的水平有多高。

  要说这个事儿,本来是个好事儿,可是到了司马朗身上,就弄得一波三折。因为,无论是个头儿还是块头儿,司马朗都比同龄人大了整整一圈儿,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孩子,倒是非常像个小伙子,主考的考官一见他这个模样,就怀疑他把自己的实际年龄报小了,于是把他叫住,非常严厉的责问他。司马朗还是个少年,一看那个三堂会审的驾驶,不但没有被吓住,反而振振有词的说:“我从内到外,打小就这么宽大,我虽然岁数小,谈不上有多高尚,但也不会为了提前出名,就虚报年龄”。在场的考官一听司马朗说得头头是道、有条有理,就相信了他的话。

  在司马朗14岁那年,爆发了震惊全国的黄巾起义,而他们一家所在的温县,就紧挨着名副其实的重灾区冀州(河北南部)。当时,曾任冀州刺史的李邵住在离温县不远的野王(河南沁阳),由于害怕黄巾军打过来,就想带着乡亲们迁到离暴乱地区稍微远一点儿的温县。这个时候,司马朗正在野王,他一听说李邵想要逃走,就赶快去劝他说:“野王和温县是唇齿相依,离得实在太近了,即使跑到温县,黄巾军几天就能打过来,根本起不了什么实际作用。您是乡亲们的主心骨,现在敌人还没有打过来您就逃走,野王一定会立刻陷入混乱。”但是,由于司马朗人微言轻,李邵又逃跑心切,所以他不肯听司马朗的建议,还是逃跑了。李邵前脚一走,野王的社会治安果然崩溃,老百姓要不跟着他逃到温县,要不就地做起了强盗。

  还是青少年的司马朗,就多次表现出超人的见识,这自然逃不过身为父亲的司马防。尤其在董卓要迁都的时候,在其他七个儿子都还是未成年人的情况下,司马防所能指望的,也就只有司马朗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小伙儿了。对于司马防来说,司马朗既是长子,又是助手,他还是家里的顶梁柱,是司马家族能够顺利度过全国性灾难的希望。

  司马防把一家子交给司马朗,自己当然就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,司马朗也抱着和父亲诀别的悲壮心情,立刻组织大家收拾家当。正在准备完毕、一家人准备偷偷从洛阳溜走的时候,不知道哪个混蛋发现了司马朗的行动,向董卓告了密。于是,董卓的士兵立刻闯进门来,把司马朗给抓走了。

  司马朗的才学,早就被董卓所欣赏。所以当司马朗被带到董卓面前的时候,这个杀人魔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司马朗一刀结果,而是非常温和的跟他说:“小伙子,你和我早死的儿子是同岁,我这么看好你,你怎么这么辜负我呢!”司马朗一点儿也没有害怕,昂着头说:“大人您凭着超出常人的美德,在天下大乱的时候,铲除邪恶、收揽人才,您这么谦虚谨慎,天下一定会再次安定。您的威严和德行是那么盛大,您的功劳和业绩是那么显著,然而战争一天天兴起,各州各郡纷纷陷入混乱,老百姓不能安家乐业,只好背井离乡、到处流浪,虽然四处的关卡严防死守,对流浪的人严刑重罚,也不能制止,我之所以也去逃难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希望您看在我以前的表现上,对我网开一面,这样您的名字就能与日月同辉,即使伊尹和周公这样的名宰相也不能和您相比啊!”

  司马朗的一席话,既拍了董卓的马屁,又说明了自己搬家纯属是害怕打仗,而不是什么想要背叛。董卓本来就很欣赏司马朗,被他这么一捧,觉得非常高兴,就原谅了他。司马朗就这样捡回了一条命,但经过这次的折腾,更加坚定了他离开董卓的决心。这一次,为了更保险,司马朗给董卓手下管事儿的人送了大批金银财宝,求他们找个借口让自己带着家人公开合法的离开洛阳。有了钱财的帮助,董卓的手下就不断劝这位杀人魔王放司马朗回老家,董卓本来就非常喜欢司马朗,看有人为他说情,也就临时心软,特别准许他在绝大多数人都要迁往长安的时候,带着一家老小回到温县。
 
离线百姓心声

只看该作者 7楼 发表于: 2013-09-08
2、在乱世中崛起B


  司马朗被允许放行,立刻和老爸司马防含泪诀别,一路上风餐露宿、马不停蹄,终于逃回了老家。这时,由于谁也不愿意消耗自己的实力,反董卓联盟军的攻势几乎陷入停顿,司马朗看到这种情况,知道这些打着勤王旗帜的联军早晚得分崩离析、各自为政,就劝乡亲们说:“董卓犯上作乱,被天下人仇恨,这正是忠臣义士保家卫国的时候。咱们这个地方,南边紧挨着首都,东边又挨着成皋关(河南荥阳汜水,洛阳的东大门),反董卓军如果前进不了,肯定要占领我们这里,到时候遍地兵匪,想过安生日子都不行了。黎阳(河南浚县)是个大兵站,那里的营监谒者(军营指挥官)赵威孙,娶的是我们温县的女人,如果咱们全乡人都去投奔他,一定能安身立命,以后情况发生变化,咱们再回来也不晚。”

  司马朗的看法,当时没有几个人认同。因为,在部队并没有打过来的时候,谁也不愿意眼睁睁的扔掉房子、田地去逃难,最后,只有一个叫赵咨的人带着一家子跟着司马朗跑到了黎阳。几个月以后,反董卓联盟军果然占领了温县,由于联军将领各怀鬼胎,联军陷入混乱,很多士兵干脆当起了强到,温县留下来的绝大多数人,将近一半儿都死于烧杀劫掠。

  公元194年,曹操和吕布争夺兖州(河南东部),双方大打出手,黎阳和兖州仅仅隔着一条黄河,为了防止万一哪一拨大兵再打过来,司马朗又带着一家人回到温县。这一年,中原地区发生了严重的饥荒,连最擅长抢粮的军队都吃不饱,跟别说不会抢粮的老百姓了,到最后实在逼急了,人们就开始吃人。司马朗一家在温县是大家族,由田有人,所以他们家的粮食还是够吃的,在这个粮食比黄金还要值钱的年代,他竭尽全力的收留和帮助那些吃不起饭的人,最重要的是,在肚子都岌岌可危的情况下,他仍然教导自己的弟弟们用功读书,从来没有因为全国性的战乱,而荒废了这七个弟弟们的学业。

  可以这么说,在司马防远在长安、音讯全无的情况下,如果没有司马朗这个二十出头儿的小伙子独立支撑,他的七个弟弟们别说学文化,恐怕早就没命了。可以这么说,是司马朗保住了这个大家族从肉体到精神上的完整,他实在是东汉末年司马家族得以幸存的首席功臣。但司马家族的幸运还不止如此,更为幸运的是,在长安的司马防,也在长安城接连不根据断的内乱中幸存了下来,最终辗转和家人相聚。

  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,司马防是在什么时候从长安逃回来的,但公元196年汉献帝逃出长安的时候,基本所有忠于他的大臣,都跟着他跑了,相信司马防也不至于独独留在长安。不管怎么说,当司马防和家人再次相见的时候,相信眼泪和感慨一定是少不了的,灾难并没有拆散这个家庭,相反让他们更加牢不可摧。

  在一家团圆以后,司马朗也由于父亲的关系,正式加入曹操阵营。根据《三国志》记载,司马朗22岁那年,已经被任命为司空的曹操请到自己的司空府里任职,不久就当了成皋县令,后来因为生病辞职,不久又重新出山,到安平郡堂阳县(河北新河)当了县令。根据《三国志》的记载,司马朗在公元217年,也就是他本人47岁那年去世。这么算来,司马朗22岁那年,才是公元192年,可是根据许多史书记载,曹操是在公元196年11月把汉献帝迎到许昌以后,才被封的司空,这前前后后差了4年。曹操被封司空的时间不会错的,而且当他控制堂阳的时候,时间最早都已经是公元204年以后了,那时候,司马朗别说22岁,连32岁都有了。所以,最符合所有条件的解释就是:曹操刚刚兴起的时候,司马朗还领着一家老小在老家温县躲避战乱,最早在他26那年,他才投奔了曹操,后来,最早在他34岁那年,他才当上了堂阳的县长。

  司马朗兄弟自小受到的就是严格的儒学教育,儒家历来讲的就是仁爱为本、教育为主,所以,司马朗在治理地方的时候,仍然坚持宽厚仁爱的政策,也从来没有不用鞭刑和杖刑这类惩戒类的刑罚,老百姓感受到了司马县长的温暖,都非常自觉的遵守法律,在那种兵变、民变此起彼伏的乱世之中,司马朗治理下的堂阳,成为一个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信的人间天堂。

  有一件事儿,可以说明司马朗被老百姓爱戴到什么程度。当时,曹操已经基本扫平河北的袁氏家族,把根据地也迁到了邺城(河北临漳),为了在不久的将来征讨南方,曹操在邺城郊外搞了一个巨大的水池,专门训练不熟悉水战的北方军队。司马朗所在的堂阳离邺城非常近,而且和那里共饮一条漳水河,所以他就接到了一个任务,给水军造船。当时,邺城也正在大规模建设之中,附近的百姓很多都被征到那里盖房修墙去了,司马朗又要派人去邺城干活,又要造船,人手特别紧缺,很多百姓怕司马朗不够人手,干完邺城的活儿以后,又偷偷的跑回老家帮司马朗造船。我们要知道,当时被国家征去干活儿,老百姓不但没有工资,还要自带粮食路费,堂阳县这种自愿加班儿的情况,别说在北方,就是在全国,都难得一见,也就是司马朗有这个魅力了。
 
离线百姓心声

只看该作者 8楼 发表于: 2013-09-08
 2、在乱世中崛起C

  因为工作业绩非常突出,司马朗不久又平调到元城(河北大名东)。公元208年6月,曹操废掉了东汉的司徒、司马、司空这三个最高大臣的职位,恢复了西汉初期的丞相职位,自己当了丞相独揽大权,司马朗由于多年治理地方有功,回到曹操身边,担任了他的主簿(秘书长),从此进入了曹操政权的核心。

  曹操自称丞相的当年,就南下荆州(湖北湖南),在赤壁一战而败,最终逃回邺城,再也不敢轻言南下。虽说中国从此一直保持分裂状态,不过对于曹操控制的中国北方来说,和平的生活终究还是来到了。司马朗在曹操的身边,经常提出重要的建议。比如,在大战之后,人口死亡过半,田地荒芜、千里赤地,司马朗就向曹操建议,恢复西周时期土地统归国有的井田制,不过由于井田制实在是过于落后,和当时的社会环境严重不符,所以这个建议没有被实行。

  司马朗提出的最重要的一条建议,就是让州郡领兵,也就是让刺史、太守这些省长、市长们也拥有带兵的权力。在曹操时代的初期,军事胜于一切,将军们往往操纵着一个地方的全部权力,也就是说,只有中央军没有地方军,只有野战军没有固定驻军。在战争时期,这种制度是非常有利于军队快速反应调动的,但是到了曹操几乎占据整个北中国以后,在和平时期,固定的、被地方行政长官领导的地方驻军,就非常有必要存在了。曹操听到司马朗这个建议以后非常同意,很快,曹操政权的中央军和地方军逐渐分离,中央军往往是由各大将军们带领,而地方军就由刺史、太守、县令这些省长、市长、县长们带领了。

  在不断提出建议的同时,曹操也越来越欣赏司马朗。不久,司马朗功德圆满,到相对和平的兖州(河南东部)担任了刺史,从此成为省长级的高官。当时,虽然说兖州已经基本和平,可是毕竟是连年大战之后,人口死亡极为严重,活着的人也缺吃少穿。司马朗到任以后,仍然是坚持教育和安抚为主,他虽然贵为刺史,却整天穿粗衣、吃粗粮,带着人们艰苦创业,在司马朗的带领下,整个兖州的风气焕然一新,人们很快抚平了战争带来的巨大伤痛,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恢复建设中来。

  公元217年,在曹操的命令下,司马朗跟着夏侯惇、臧霸到达居巢(安徽巢县)去打孙权,就在这个时候,中国北方爆发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大瘟疫,许多知名的人物,比如说曹操时代最闻名的文化明星组合——“建安七子”中的五位,都在这次瘟疫中死掉了。司马朗那些人一到居巢,军队里就立刻爆发了大规模的瘟疫,司马朗亲自去巡视伤员、送医送药,结果也不幸被传染,很快就暴死在军营里,享年只有47岁。临死的时候,他为了不铺张浪费,特意要求将士们给他脱去盔甲官服,换上简朴的便装下葬。

  司马朗是个非常传统的儒教徒,他的为官、他的做人、他的处事标准,完完全全是按着儒家学者的要求来的,他的以身作则、仁爱为本,就是孔子执政理念的核心要求。他的行为证明,在当时的情况下,孔子的执政理念确实是管用的,一个古代的儒家官员,确实可以做成一个圣人,在圣人的管理下,老百姓在一段时间内也确实都像圣人。

  司马朗是一个被人怀念的人,他也是东汉时代司马家族成员中最耀眼的明星之一,无论是他治理下的兖州百姓,还是他的弟弟们,他的老父亲司马防,都对他感到无比骄傲和深深的怀念。司马朗死后很多年,当时的皇帝曹睿封他的儿子司马遗为三级侯爵——昌武亭侯,享受一百户人家的税收。可惜的是,司马遗死后无子,虽然为了不让哥哥绝后,三弟司马孚还让把自己的儿子司马望过继给司马朗做儿子,不过从实际上讲,司马朗这一只血脉就此断绝了。

  对司马朗的死最为悲痛和感慨的,恐怕就是他的爸爸司马防了,因为司马朗对于他来说,不仅仅是一个长子那么简单,当年父子之间的举家托付,是一种深情,更是一种信任,还是一种充满希望的薪火相传。虽然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人撕心裂肺,但司马防仍然坚强的挺了下来,继续顽强的活着。

  到司马防晚年的时候,他的七个儿子有的都是市局级的干部了,可见了他还都是战战兢兢、恭恭敬敬,不让进门就不敢进门,不让坐下就不敢坐下,不问话就不敢说话。从这点,我们可以看出司马防老先生在人们孩子们眼中的地位和分量。

  当年被司马防推举当北部尉(洛阳北区公安分局局长)的曹操,现在已经成了半个中国的实际统治者。有一次,曹操就把他的老上级司马防请来吃饭喝酒,喝到兴头上的时候就问他:“您看我现在还够格儿当个北都尉吧?”司马防一点儿没有说什么有眼不识泰山的客气话,直挺挺的说:“当年我推荐您的时候,您正适合坐那个位置。”曹操被司马防不卑不亢的回答折服,放声大笑。

  之后的司马防,依然隐居在家,兼任了一个骑都尉(骑兵指挥官)的闲职,在公元219年去世,享年70岁,比曹操才早死了一年,也算是寿终正寝了。

  在乱世之中,不知道有多少曾经的名门望族,就此被撕裂在刀枪剑戟之中。司马家族无疑是非常幸运的,因为司马防和司马朗的关系,司马家族不仅度过了东汉末年最混乱的一段时间,还因为搭上了曹操这层关系,从此成为了曹家的亲信家族,伴随着曹家的腾飞,司马家族也终于登上了历史前台。
 
离线百姓心声

只看该作者 9楼 发表于: 2013-09-08
3、绝代谋臣之路A

  司马防虽然已经远去,但他给司马家族留下了七个儿子,这七个儿子当中,最后终于使司马家族成为中国历史舞台上主角儿的人,是他的二儿子司马懿。

  司马懿是在公元179年出生的,5年之后,就爆发了动摇东汉王朝根基的黄巾起义。从此,统一的局面逐渐瓦解,东汉末年军阀混战的局面愈发激烈。司马懿老家所在的温县是战略要地,是军阀拼命争夺的地方,所以整个的青年时代,在大哥司马朗的保护下,司马懿都和亲戚们闭门谢客、躲避战乱,同时用心学习,他的文化和见识,也就是在这段苦读的日子里逐渐练成的,随着知识的积累,司马懿从一个少年成长为一个健壮而睿智的小伙儿。

  据说,年轻时候的司马懿,就很有些忧国忧民的情操,他看到天下大乱,经常为国家和百姓的前途感到忧心忡忡。司马懿的有一个叫杨俊的老乡,是一位名士,当时正担任南阳太守(河南南阳),东汉时代的名士,除了有文化,还特别擅长品评人物,在那个时代,名士对一个人的评价,甚至会直接影响到他的仕途。当杨俊第一次见到司马懿的时候,司马懿还没有成年,但他从此就料定眼前的这个小孩儿将来一定会成为国家的栋梁。

  还有一位名士,也对司马懿做出过非常高的评价,这个人就是崔琰(演)。崔琰一开始本来是袁绍的人,袁绍死后,他的两个儿子袁谭和袁尚开始内斗,因为崔琰名声大大,都想让他加入自己的阵营,崔琰对这对儿兄弟彻底失望,决定两不相帮,最后被袁尚囚禁在邺城。曹操攻占邺城后,自己兼任了冀州刺史,而让崔琰当了冀州刺史别驾(行政总监),等曹操当了丞相以后,又让他当了丞相府的东曹掾(人事总监)。

  崔琰这个东曹掾,在曹操已经等同于皇帝的情况下,实际权力就相当于今天的人事部长,曹操政权里所有二千石一下(部级、军级)的高官,都由崔琰负责考核、升降,就是这么一位阅人无数的名士兼高官,在见过司马懿以后,都高度赞赏。有一次,崔琰见到司马朗,就对他说:“你弟弟又聪明又机灵,处事果断、才能杰出,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。”

  年纪轻轻就名声显赫的司马懿,自然很快就进入到了极度重视人才的曹操的视野里。公元201年,正是官渡之战的第二年。这个时候,司马懿所在的郡里推荐他当上计掾(中央特派审计员),曹操因为一听说司马懿要任职,就干脆直接派人去招他来自己身边当官。司马懿看出来汉朝已经是名存实亡,而曹操虽然在官渡取得巨大胜利,但毕竟还是前路漫漫,就推辞了曹操的好意,继续在家读书,不肯轻易加入曹操的阵营。

  这里还有一个不太靠谱的故事,说曹操派人请司马懿,司马懿就说自己得了风痹了,四肢酸痛,躺在床上起不来。曹操一听心说你平时好好的,我一请你你就风痹啦,就派人假装刺客去刺杀司马懿,可司马懿早就猜到疑心病很大的曹操会来这一招,见到刺客还真就装的根本起不来床的样子。曹操一看司马懿这副德行,也就真的相信了。

  更精彩的还在后头。

  司马懿在家读书的日子非常漫长,到曹操请他出山的时候,他已经是22岁的小伙子了,按照古人那时的惯例,他已经娶了妻子。中国古代的男人可以娶很多女人,但是妻子只有一个,其他的都是妾、丫环,按照今天的逻辑来讲,妻子就是大老婆,其他的就是小老婆了。司马懿的大老婆叫张春华,和司马懿一样,也是河内郡人,不过她的老家在平皋,和温县离得非常近。

  据说,司马懿装病骗过曹操以后,戒备就有点儿松了。有一次,司马懿让家里人到院子里晒书,晒着晒着,突然下起暴雨,把好好的书全都淋湿了,司马懿是个爱读书的人,一看这种情况,再也坐不住了,立刻跑出来抢救藏书。因为风痹是一种绝对不能见风着凉的疾病,司马懿这往出一跑,等于就是告诉人家自己没事儿,当时看到他跑出来的,只有身边儿的一个丫环,张春华怕这个丫环把司马懿装病的事情告诉别人,就亲手杀了她,然后自己烧火做饭。司马懿知道自己的老婆这么果断,对她又佩服又害怕,从此反而对她爱不起来了。想想也是,哪个男人有勇气面对一个杀过人的女人呢?

  这个故事虽然是不太靠谱,但能够反映真实生活中司马懿的最大性格:坚忍、机智、果断,还有一点点的残忍。
 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